首页 科技正文

苹果算不算是垄断企业?

admin 科技 2020-04-27 111 0
苹果算不算是垄断企业? 第1张

去年3月,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伊莉莎白·华伦(Elizabeth Warren)发表了一篇题为《关于如何拆分大型科技公司》的文章,矛头显而易见地直指亚马逊、谷歌及脸书等科技巨头。有意思的是,当时,她并没有提到苹果。不过,在随后的采访中,华伦又补充称,苹果也应该被拆分。那么,苹果算不算是垄断企业呢?

苹果算不算是垄断企业? 第2张图片来源:Ariel Davis

大获全胜的苹果,只想恃强凌弱

你刚刚花了500美元买了一台新的iPad Air。开新机过后,你就迫不及待地注册Netflix帐号,并且想在这款搭载了Retina萤幕的新iPad上观看《黑镜》(Black Mirror)。

于是,你透过iOS系统APP商店App Store下载了NetflixAPP程式。打开这个APP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看起来像是错误提示的说明。

「你想加入Netflix吗?」上面写道,「目前无法在Netflix APP中注册Netflix帐号。我们承认这是一个麻烦。但如果你已经是Netflix会员的话,你就可以直接登录并开启观影之旅了。」

奇怪的是,这个页面并没有告诉你,如果要想注册成为Netflix会员的话,该去哪里注册,又该如何注册,没有任何URL连结接或QRCode,总之一点提示都没有。如果你不是Netflix会员的话,那你就进入死胡同了。

苹果算不算是垄断企业? 第3张

这并不是这款APP的漏洞,而是苹果的政策问题导致的。根据苹果的使用条款及政策,不允许使用者直接向开发者付费使用其软体或服务

使用者只能向苹果付费,然后苹果从中收取30%佣金,余下70%再分给开发者(对于占App Store收入来源大头的订阅服务而言,如果使用者第二年继续订阅相关服务,苹果只收取15%的佣金)。

为了加紧在这方面的管理,苹果甚至还发出了禁令,不允许平台应用程式告诉使用者如何直接向开发者付费订阅其产品及服务

2018年,当Netflix不再愿意向苹果支付「苹果税」过后,Netflix学着Spotfiy以及亚马逊的Kindle Books这两款APP,不再在iOS系统APP中提供内购服务。从那以后,使用者只能透过Netflix官网等其它管道注册及付费使用。

当然,这些品牌都算得上是巨头,其提供的服务在大多数使用者眼中也属于硬性需求,所以即便这种绕过苹果的做法会给使用者带来麻烦,使用者也还是会「跟风而来」的。

然而,对于小型开发者而言,他们可能就没有其它选择了,只好老老实实地遵守苹果的游戏规则。如果这些小型开发者提供的APP,刚好还是苹果自家APP的竞争产品的话,那他们的处境可能就更加举步维艰了。毕竟,苹果自家APP不存在被收取佣金的说法,而且他们还可以获取更多使用者设备及讯息等内容。

如今,一部分开发者针对苹果的政策提出了不满意见,政府有关管理部门也开始留意并倾听这些反映。

今年1月,专案管理软体Basecamp的联合创始人大卫·汉森(David Heinemeier Hansson)告诉美国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称,如果真的要搞淸楚苹果App Store的收费、规则以及审核过程,可能会给人一种「卡夫卡式噩梦」的感觉(译者注:即在荒诞处境下强烈的内心情感)。

作为世界上最受欢迎的公司之一,苹果一直以使用者友好型产品而广受好评,而且还在消费者心中建立了尊重使用者隐私的良好形象。

2008年苹果首次推出的App Store,虽然被视作是苹果众多发明中被低估的产品之一,但它在促进iPhone大获全胜方面,却起到了不可磨灭的重要作用。

苹果推出App Store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让苹果与开发者共同分享彼此的成功,并且让所有的iPhone使用者成为最终受益人。

App Store最终的影响力,也大大超过了人们的预期。据行动APP及数位内容数据分析商App Annie称,2019年,苹果使用者透过App Store共计下载了320亿款iOS APP,带动了580亿美元的消费。所以,App Store本身就已经成为了一个全球性的主流产业。

然而,有批评声音却称,App Store光鲜亮丽的成功背后,掩盖了一个事实:苹果现在利用其强大的市场影响力,欺凌、榨取甚至有时候还会对竞争对手和商业伙伴进行毁灭性打击。

苹果算不算是垄断企业? 第4张图片来源:Yale Insights

多种迹象,让人质疑苹果的垄断行为

当我们提到科技行业的垄断企业时,你可能会想到谷歌(Google)的搜寻引擎,其占据所有网路搜寻引擎市场的93%左右;你可能会想到Facebook在社群媒体方面的主导,在过去十年中,Facebook以及其旗下的Messenger、WhatsApp以及Instagram等4款社群软体,占据了下载排行榜首的前四位;你可能会想到亚马逊(Amazon),其电商平台市场占有率甚至比美国第二至第四大电商平台加起来的占有率还大;你还可能会想到早期的微软(Microsoft),上个世纪90年代,市面上大约85%的电脑系统都使用的Windows系统,微软还因此遭遇了反垄断调查。

然而,你可能不太容易想到苹果,在美国,苹果手机作业系统的市场占有率接近50%,全球占有率则接近25%(就纯市场占有率而言,谷歌的Android系统仍然是全球市场领先者)。

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伊莉莎白·华伦(Elizabeth Warren)关于拆分科技巨头的誓言,却并没有将苹果包含在内。这可能是因为,尽管苹果时不时地会遭来争议,但整体而言,它仍然是受消费者青睐的品牌。

然而,越来越多的苹果消费者、商业伙伴、反垄断专家以及立法者开始提议,应该对苹果进行相应的约束。不过,他们却称,苹果可能看起来不像是典型的垄断企业。

就App Store的营运方式而言,其收取的佣金费用、强制执行的条款与政策、对内容方面的限制,以及利用手头资源抄袭其他公司的APP并排挤这些APP等行为,就是非常明显的垄断行为了。

不容置疑的是,Android系统的确提供了另一个选择。然后,在美国,由于大多数行动APP营收都来自于iOS系统,开发者也不得不推出适用于苹果系统的APP。

「如果你想开发一款APP,但iPhone使用者无法使用你你这款APP的话,你基本上是在『自杀』。」汉森告诉本报记者称。

在消费者透过购买苹果产品而进入苹果的生态系统过后,消费者是否能够真正地去选择行动端系统,就是值得另外讨论的问题了。

理论上来讲,消费者可以用这些高价购置的苹果硬体产品去换购搭载Android系统的设备,毕竟Android系统也有许多iOS系统的特色功能和APP。

但事实上,苹果所建造的商业帝国,是立足于把消费者留在其生态系统圈中而建的:透过自己研发的小装置以及配套软体服务,让消费者可以在各种苹果产品之间无缝衔接使用的同时,又无形之中在苹果产品与其它品牌及系统的产品之间建立了一道隔墙。

当你从搭载iOS系统的手机切换至搭载Android系统的手机后,甚至连发送简讯这种简单操作都可能会让你头疼。如果你购买的苹果产品越多,你可能会越来越觉得使用其他产品很麻烦,因此也只好选择留在苹果的生态系统中。

相比于谷歌,苹果提供的平台实际上开放程度非常低,除了苹果自己提供的App Store,其根本不允许iPhone上出现其它的APP商店,而且也不允许使用者侧加载从网页端或其它渠道下载的APP。

据苹果称,其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确保使用者能够信任其所下载的每一个APP。如果使用未经审核的APP,可能会导致侵犯隐私或者恶意软体等情况的出现。

针对苹果的说法,不少反对意见称,对于保持在隐私安全与开放自主之间的平衡,实际上有更好的解决方案(而且即便是透过App Store下载的APP,也无法百分百保证不会出现侵犯隐私或者恶意软体的情况)。

针对苹果的不满意见,其实也并不侷限于iOS系统。在苹果硬体设备销售疲软的背景下,其试图将公司定位转移至以服务为主的科技公司,让使用者能够订阅使用Apple Music、Apple TV+、Apple News+,以及Apple Arcade等服务,同时,苹果还推出了自己的信用卡。

但在这种背景下,关于对苹果反垄断的顾虑声音越来越大。对于之前App Store是否会存在非法垄断行为的讨论,已经从一个假设性的讨论,变成了必须去面对和解决的真实问题了。

苹果算不算是垄断企业? 第5张

就反垄断诉讼而言,苹果面临来自消费者的反垄断诉讼,面临来自开发者的反垄断诉讼;还面临着Spotify在欧盟正式提起的反垄断诉讼。此外,苹果还面临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和司法部(DOJ)的反垄断调查,同时面临着美国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的调查。

这样来看,这些诉讼和调查,不仅会直接影响苹果的利润,甚至还可能会对苹果行动软体的发展产生重要影响。

对此,苹果却坚持称,其不存在垄断行为,并一直在致力于将App Store打造成一个公平公开的应用程式商店(即便苹果自家的APP也在App Store中上架)。

然而,面对史无前例的严格审查,也许这家以「固执」著称的公司,要想证明其不存在垄断行为,可能真的会面临不小的压力。

比如,就在前几天,彭博新闻社还刊文称,苹果有望允许使用者在iPhone和iPad上修改预设浏览器和邮件APP,透过使用Gmail或火狐浏览器(Firefox)等竞争对手的APP,来取代苹果系统内嵌的Safari浏览器和Mail邮件APP。

苹果算不算是垄断企业? 第6张图片来源:TheNextWeb

听证会上的苹果,从「配角」变成了「主角」

今年1月17日早上,美国科罗拉多州的波德市(Boulder),多名中小企业高管都出席了一场关于科技巨头是否存在利用其市场力量来欺凌、榨取、复制甚至对创意型竞争对手进行毁灭性打击的听证会。

这场非同寻常的听证会,并没有在科技巨头政治说客聚集地首都华盛顿举行,主要由罗德岛州(D-Rhode Island)民主党众议员、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反垄断、商业和行政法小组委员会主席大卫·西西里尼(Rep. David Cicilline)召集并主持。

当天的听证会,是关于数位市场和竞争的系列听证会中的第五场,也是最后一场,并且将于今年4月向国会提交最终报告。

在听证会的现场,坐在西西里尼背后的,是著名的反垄断律师丽娜·可汗(Lina Khan)。去年,她因为公开批评亚马逊的市场影响力而名声大噪,随后受众议院反垄断委员会的邀请,作为专业的法律顾问,参与到这项调查。

作为反垄断政策方面的激进派新面孔,可汗列席这些听证会,也可以向科技巨头表明,反垄断委员会是决心要调查这件事情的。而在波德举行的这场听证会,原本谷歌和亚马逊才是其中的主要控诉对象。

无线音响制造商Sonos对谷歌提起诉讼,声称谷歌侵犯其专利,并且恶意定价。智慧型手机配件制造商PopSockets则对亚马逊提起了诉讼,称亚马逊经常采取「笑里藏刀式的恃强凌弱」做法。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听证会上的其它证人,却将矛头指向了苹果。

蓝牙追踪设备制造商Tile的一位高管称,其公司一直以来都依靠苹果的平台,为消费者提供与硬体配套的iOS客户端软体服务。自2014年创立以来,Tile的业务发展都保持着上涨的势头。直到去年6月,有传闻称苹果也会开发一个类似的蓝牙追踪设备。

据Tile副总裁兼首席法律顾问科斯腾·达鲁(Kirsten Daru)称,自那以后,Tile就遭到了来自苹果的「围剿」。

苹果不仅从App Store中下架了Tile的产品,而且还从Tile公司挖走了一名工程师。此外,苹果还推出了与Tile公司竞争的「离线寻找(offline finding)」功能,并将它内嵌至了iPhone作业系统中的「寻找iPhone」APP程式(虽然苹果更早推出「寻找iPhone」APP,但Tile后来提供的功能,是苹果最初所没有的)。

这样一来,对于iOS系统中的第三方APP来讲,其推出的定位追踪服务(这也是Tile的核心功能)在保护使用者隐私方面就存在不小的风险。相比之下,苹果自身的定位追踪功能就会让人觉得相对安全。

苹果推出的新技术,可以提高iPhone的追踪能力,但却完全没有提及是否会开放给Tile或者其它开发者。对此,本报向苹果方面提出询问,但对方却拒予置评。

一直以来,苹果都能够透过App Store获取Tile使用者的全面讯息,包括使用者基本情况、搜寻历史等等,但Tile却完全无法获取这些讯息。

「我们一直能看到,苹果利用其绝对的市场优势,把我们逼向处于竞争劣势的一端。」达鲁说。

苹果算不算是垄断企业? 第7张

对此,苹果却义正辞严地称,如果允许第三方APP追踪获取使用者定位等讯息的话,会造成严重的隐私安全问题,并称其一直致力于既保护使用者隐私,同时又为开发者提供最开放的环境,让他们向消费者提供最实用的软体及服务

在本报获取的一份苹果回应反垄断小组委员会的信件中,苹果副总裁兼法遵主管凯尔·安迪尔(Kele Andeer)写道,苹果并没有限制Tile等第三方APP追踪使用者定位讯息的能力,我们只不过是确保使用者这个事实罢了。

「从商业利益角度出发,可能并不是所有人都非常关心使用者的隐私安全保护。但对于使用智慧型手机的使用者而言,这却是极其重要的话题。」安迪尔在信中写道。

苹果还告诉本报称,其正在与感兴趣的开发者合作,在APP中推出「始终允许」定位追踪的功能,并且使用者在首次下载使用APP时,就能自行选择开启或关闭这项功能。

Tile也不是唯一的「受害者」。在开发者圈子中,因为苹果经常抄袭第三方APP的核心功能,然后将这些功能更新至其作业系统中,业界人士甚至还用「sherlocking」这个术语来描述苹果这种行为。

「Sherlocking」这个词的原形「Sherlock(夏洛克·福尔摩斯)」,是之前Mac OS系统中的文件与网页搜寻工具,可以理解为Spotlight的前身。

早在本世纪初,当时就有一款适用于Mac OS X系统的第三方网页搜寻APP。这款APP可以让使用者在无需打开浏览器的情况下,直接搜寻网路上的各种讯息,其APP名称为「Watson(华生,译者注:福尔摩斯的搭档)」。

但没想到的是,苹果却把Watson这款APP的功能照搬复制了过来,摇身一变成了自己的特色功能。而苹果的这项功能,就是前述的「Sherlock」。

苹果算不算是垄断企业? 第8张图片来源:ScreenCrush

2006年,开发Watson这款APP的科技公司Karelia Software在一篇部落格文章中回忆道,其曾经还针对苹果2002年的「抄袭」,专门向苹果时任首席执行长史蒂芬·贾伯斯(Steve Jobs )抱怨过。

「我是这样看待这个问题的。」贾伯斯回应称(据Karelia创始人丹·伍德(Dan Wood)转述说),「你知道铁轨沿线用于修铁路的那些手摇车和供乘客上下列车的小型装置吧?其实这些就是你们公司。但苹果却是拥有这条铁轨的蒸汽火车。」

从反垄断角度而言,这个隐喻简直就是一个「自投罗网」式的完美答案。

19世纪末,美国境内铁路系统的垄断行为,可以直接影响并决定使用其轨道系统的公司的生死存亡。正是因为其垄断行为,才引出了美国首部反垄断法律。

另外一句出自贾伯斯的经典语句也具有相关性。2006年,贾伯斯在提到苹果时,引述了西班牙画家毕卡索(Picasso)的名言称,「能工摹其形,神匠窃其意(Good artists copy, great artists steal)」。

「对于窃取其它伟大的创意,我们从来没有觉得是无耻之作。」苹果高管事后试图去解释贾伯斯引述的这句话。但无论怎样,不可否认的是,如今iOS系统中的大多数功能,实际上最初的创意来源,都并非出自苹果。

公平地说,在许多成功的企业中都能找到这种做法的身影。商业成功,除了取决于创新之外,还离不开市场行销和执行等方面。

综合回顾App Store的发展史,我们就会发现,存在许多从最开始并不起眼的无名APP发展成为「耀眼之星」的案例,但是到最后,苹果就直接窃取整合了其特色功能,并直接掠夺了其本应享有的利润。

Tile公司认为,其就属于这种情况下的「受害者」。此外,开发者布利克斯(Blix)也认为,他也是「受害者之一」。布利克斯开发了一款名叫BlueMail的智慧型邮件APP,其亮点功能包括匿名登录功能。

据布利克斯称,苹果新推出的「以苹果帐户登录(Sign in With Apple)」功能,就是抄袭的他的创意。2019年6月,苹果推出这项功能后的几天,BlueMail就被苹果强制从Mac App Store下架了。

对此,苹果声称,此举是出于安全原因,并且拒绝了布利克斯的再次上架申请。

「App Store有一套完整统一的指导方针及政策,并平等适用于所有开发者,这也是出于保护使用者而考虑的。」苹果在一篇声明中称,「布利克斯希望取消我司对基本数据安全的保护,此举只会导致使用者电脑遭恶意软体感染的可能,从而进一步破坏其Mac电脑,危及他们的隐私安全。」

对于苹果的答复,布利克斯决定以专利侵权提起对苹果的诉讼。此外,他还在去年11月给苹果CEO提姆·库克(Tim Cook)写了一封公开信,并透过推特推文号召并联合其它「受害人」与其一道,参与到这场与苹果的对决之中。

2020年2月,BlueMail恢复上架苹果Mac App Store。然而,布利克斯却称,他不会就此撤诉。布利克斯的合伙人丹·沃奇(Dan Volach)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苹果恢复BlueMail的上架,证明了站出来发声的价值。

苹果算不算是垄断企业? 第9张图片来源:CNBC

既是「裁判」,又是「参赛者」

对于许多依靠App Store而谋生的开发者而言,站出来发声,可能是一种冒险策略。

去年9月,月经周期跟踪及计算器APPClue的首席执行长伊达·提恩(Ida Tin)向《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透露称,「能够为你配送牛奶的供奶工只有一个的时候,你肯定不想惹恼对方。」

与此同时,苹果也推出了适用于iOS系统的同类型月经周期追踪功能,直接给Clue的发展,蒙上了一层阴影。随后,苹果允许Clue以及其它同类型第三方APP透过其健康(HealthKit)APP读取相关数据,至少为他们提供了一个与苹果内建功能公平竞争的机会。

正如苹果表示称,App Store就是要创造竞争的环境,让消费者来做最终的选择。

在本报获取的那份呈交至众议院反垄断委员会的信件中,安迪尔还写道,「自推出App Store以来,苹果一直将公平竞争当作最佳方案(同时也允许其它APP与苹果直接竞争),来帮助使用者体验并使用最好的APP。在几乎每一种类别中,都存在苹果产品与第三方APP竞争的情况,而且相比之下第三方APP更加成功的案例也不知凡几。」

据苹果称,如果苹果拒绝第三方APP产品更新,甚至拒绝其上架的话,通常都是在考虑使用者利益的前提下而做出的决定。

当然,开发者也可以从中受益颇多。据苹果称,就App Store的营收而言,这些年来苹果共计向第三方开发者返还支付了超过1200亿美元的收益。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App Store的APP中,有84%都是免费APP(比如Instagram、Twitter,以及Pinterest等),因此苹果也不会从中收取任何佣金。这些免费APP的主要收入方式靠的是广告营收,而苹果从中的获益,最多只是让其设备更加有用,更受使用者青睐。

苹果算不算是垄断企业? 第10张与苹果自家推出的功能与服务保持着竞争关系的第三方APP。图片来源:Apple

因为其极简设计风格,苹果的确深受不少使用者的青睐。对于苹果有能力在推出新系统时整合新的功能,也存在值得肯定的方面,哪怕这种做法的确会让一部分第三方APP成为「受害者」。

比如,我们很难想像,假如使用者想要使用手机手电筒时,却只能打开App Store,透过搜寻关键词从一系列不知其名的手电筒APP中挑选并下载某款APP,同时还要考虑其安全性,以及有没有广告的可能性。

苹果允许其它第三方APP读取其无法获取的数据讯息,可能你会觉得这对苹果不公平,但更加棘手的问题是,这些第三方APP能够在多大程度上获取多少数据讯息。

你可能会觉得,更简单的方案是,直接由使用者来决定。但这个方案,却存在一定的复杂性,而且在不少iPhone使用者眼中,他们可能还会认为这是不合理的。此外,这个方案还必须假设每一位开发者都会尊重使用者隐私,但我们都知道,实际上也存在不少典型的反面案例。

但西西里尼在上个月的听证会上提出一个问题,如果苹果用这些理由来为自身行为辩护的话,实际上就是在面对其合法竞争对手的同时,故意透过这种手段来放大其自身产品及服务的优势。

「我越来越担心的是,苹果会利用隐私问题来作为反垄断调查的盾牌。」西西里尼说。

提到苹果利用其自身优势及权力窃取压榨其它第三方APP,实际上照搬照抄只是冰山一角。在某些案例中,你甚至根本无法看到对第三方APP的任何益处,而最大的获益者也总是苹果自身。

来自瑞典的串流媒体音乐服务平台Spotify,其推出的APP,是苹果自家Apple Music的竞争产品。

去年,Spotify在欧盟正式对苹果提起诉讼,控诉其垄断行为。此外,Spotify还上线了一个独立域名网站「Time to Play Fair(是时候公平竞争了)」,图文并茂地罗列了苹果的不公平竞争之举。

此外,Spotify还称,苹果多次拒绝或者故意拖延同意其产品更新的申请,在热推其Apple Music的同时,恶意打压并人为破坏Spotify的产品品质。

「他们总是给自己极其不公平的优势。」Spotify首席执行长丹尼尔·艾克(Daniel Ek)写道。

艾克说,在App Store中,苹果既是「裁判」,又是「参赛者」。在华伦提出拆分大型科技公司的呼吁时,她也用了这个隐喻(不过,华伦最初并没有呼吁拆分苹果。但在后来的采访中,她又补充称,苹果也应该被拆分)。

对此,苹果在官网回应称,App Store自首推以来,对使用者,甚至是开发者,都带来了巨大的好处,「自App Store推出以来,整个行业都围绕APP设计与开发为中心。为此,我们在美国境内带动并增加了超过1.5万个工作机会,在欧洲带动并增加了超过1.57万个工作机会。」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能发现,苹果的行为引起了越来越多的不满。

2月13日,谷歌旗下的串流媒体APPYouTube TV带头发起了对苹果的「抗议」,其宣称,将不再提供透过iOS客户端注册新帐号的功能,并且自2020年3月13日起,还将取消通过iOS系统APP内的订阅服务(除非直接通过谷歌设备在APP内继续订阅有关服务)。

这样看来,还真的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在Android设备上,如果使用Google Play StoreAPP商店购买产品及服务,谷歌同样要收取开发者30%的佣金。

就在同一时期,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举行的一场游戏论坛中,被称为「虚幻引擎之父」、《要塞英雄》(Fortnite)开发商Epic Games游戏公司首席执行长提姆·史维尼(Tim Sweeney),公开批评了苹果和谷歌两家公司。

史维尼称,这两家公司不仅收取高额的佣金,甚至还想方设法阻挠使用者使用其他的APP商店,比如其自己开发的Epic Games Store游戏商店,它仅向开发者收取12%的佣金。

史维尼说,在游戏与APP开发领域,「供应链中的一些参与者,逐渐积累并掌握了过度的权力,但他们根本算不上这个领域的核心。」

绝大多数开发者,要嘛不可能发展到这种规模,要嘛也不可能拥有这些巨头那么多的资源。

在Tile公司参与作证的那场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的听证会上,专案管理软体Basecamp的联合创始人大卫·汉森(David Heinemeier Hansson)公开谴责了苹果的条款及付款政策给一般开发者带来的影响。

Basecamp也是众多鼓励使用者通过非iOS客户端管道注册并订阅使用其产品及服务的公司之一。其这种做法,却招来了苹果发起的多次APP审核。「这对使用者而言,是一种极差的体验。」汉森说。

有时候,科技公司并不会理会外界对他们的批评。其称,那些人根本不懂这个行业。

然而,在科罗拉多举行的那场听证会上,其中四个核心证人,即Tile、Basecamp、Sonos以及PopSockets四家公司,都是科技行业中比较出色的初创公司。

其中,特别是Basecamp的联合创始人汉森,其还是电脑程式语言领域的传奇人物,使用Ruby语言写的开源WebAPP框架就出自汉森之手。

透过那场听证会,在场的立法者都觉得作证方的证词非常有说服力,其中一部分证词甚至令人瞠目结舌。

虽然这场听证会是由民主党派人士召集的,但科罗拉多州共和党众议员肯·巴克(Ken Buck)却同样对苹果的行为感到失望,并且也计划透过潜在的补救措施来完善目前的情况。「我相信大家都能看清的是,市场中的确存在权力滥用行为,应该及时采取行动来制止这些行为。」巴克说。

对于巴克的回应,汉森表示非常欣赏。「就目前而言,应该采取哪些针对性的行动,还没有达成普遍认可的共识。但目前大家能够对同一个问题提出了相同看法,这已经是非常不错的结果了。」汉森称。

苹果算不算是垄断企业? 第11张图片来源:Unsplash

对苹果「下手」,可能是一把双刃剑

苹果在各个领域发挥的作用也是非常瞩目的,并且几年前其还将总部搬迁至了加州库比提诺(Cupertino)。所以,现在不是质疑苹果的最佳时机。

至于国会、法庭,或者联邦机构是否会采取相应措施,来改变现局的话,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至少,他们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视公众态度来决定。

从使用者角度而言,可能大多数使用者都基本上不了解App Store背后的故事。即便他们所有了解,可能也不会特别关心,除非越来越多的开发者站出来与苹果对峙,甚至可能会以牺牲其产品功能为代价,就像Netflix和Spotify曾经所做的那样。

一旦部分官员投票同意管控和约束苹果行为的话,最后的结果可能是,苹果各种设备之间的无缝衔接体验可能会直线下降。也许,他们就需要向那些愤怒的使用者解释,管控和约束苹果的行为到底有什么好。

在缺乏新的法律条款的情况下,反垄断强制措施基本上全靠解释。毕竟,基于联邦法律而订立的美国反垄断法律,在条款用语方面相对绝对,同时也用词也非常含糊。1890年正式生效的美国第一部反垄断法《谢尔曼法》,其条款第二条约定如下:

任何人垄断或企图垄断,或与他人联合、共谋垄断州际间或与外国间的商业和贸易,将构成重罪。

该条款并没有具体解释到底什么才是「垄断」,或者在多大程度上「共谋垄断州际间或与外国间的商业和贸易」才算是有罪。因此,至于苹果是否是市场占有率不到50%的垄断企业这个问题,就值得商榷了。

「垄断行为并不是透过数字来判定的,」国际非营利组织电子前哨基金会(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EFF)的反垄断律师米奇斯·托尔兹(Mitch Stoltz)称,「它指的是在市场支配力方面的影响程度。」

「这就不得不提到一种说法,即在某种程度上,iOS使用者实际上是被苹果牢牢控制的一个消费群体,」托尔兹补充说,「iOS使用者购买的产品,本来价格就不菲,所以大体上来说,使用者相对而言不会频繁更换新设备。近年来,使用者更换新设备的周期也越来越长了。这种客观情况,也给予了苹果一定的优势,让他们能够更牢固地控制使用者。毕竟,如果使用者很快舍弃iOS系统,转而选择搭载Android系统的产品的话,苹果就不可能有如此牢固的控制力度了。这就好比外出使用叫车软体一样,如果一家独大,那乘客自然会被营运商牢牢控制,但如果市场中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共享叫车APP、使用者可以自行选择的话,那就可以打破这种牢牢控制的情况。」

针对苹果是否存在牢牢控制使用者的说法,其导致的分歧,已经愈演愈烈,而且还出现了不少控诉苹果公司的反垄断案件。

其中,有一宗由苹果消费者于2017年提起的集体诉讼案件,「佩珀诉苹果案」,去年由苹果上诉至美国最高法院审理。

当时,针对原告佩珀等消费者提起的诉讼,苹果首先向法庭提起了驳回原告起诉申请(motion to dismiss)。在该案件中,苹果申请驳回原告起诉的理由是,原告不具有原告资格(lack of legal standing)。

1977年,美国最高法院作出伊利诺伊砖案(llinois Brick Co. v. Illinois, 431 US 720, 1977)的判决。根据该判决,唯有买卖关系中的直接购买方,才可以向出售方提起反垄断诉讼。

在佩珀诉苹果案中,苹果事实上只是App Store的平台营运商,而App Store中的各种APP,其直接出售方是APP开发者。因此,消费者可以起诉APP开发者,或者APP开发者可以起诉苹果,但是消费者却不具有起诉苹果的原告资格。

苹果申请驳回原告起诉的理由,得到了地区法院的支持,但是被第九巡回法院上诉法院推翻。于是,苹果就将此案上诉至美国最高法院。

去年6月,最高法院九名大法官最终以五比四的表决,判定苹果败诉,同时判定苹果为App Store众多APP的直接出售方。

这个判定结果,并不意味着原告就赢得了此案。它仅仅意味着,佩珀诉苹果案,应该交下级法院审理。

如果这些诉讼案件的原告为APP开发者,那可能就更具有代表性。

的确,也存在不少由开发者向苹果提起的诉讼案件。去年,几款APP的开发者就提起了一宗针对苹果的集体诉讼。该案件是由旧金山一家从事反垄断业务的律师事务所代理的,该律所曾成功地打赢了苹果操纵电子书价格的垄断官司。

根据该集体诉讼案件的法院文件,该案件目前已进入私下调解阶段。对此,原告代理律师团的一位发言人拒予发表评论。

苹果算不算是垄断企业? 第12张

此外,也有不少法律思想家,纷纷呼吁恢复从前严厉强制执行联邦反垄断法律的做法,而大型科技公司则必然是其主要目标。

其中,包括反垄断律师可汗,以及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Columbia Law School)教授、《大企业的诅咒》(The Curse of Bigness: Antitrust in the New Gilded Age)一书的作者吴修铭(Tim Wu)。一直以来,吴教授都坚称,苹果的「围墙花园」,是自由竞争和开放网路的威胁因素。

虽然可汗主要因为其对亚马逊的批判而名声大噪,但她在最近发表于《哥伦比亚法律评论》(Columbia Law Review)上的一篇论文写道,根据部分平台的某些动机与行为,的确有必要对其进一步规范。其中,她就提到了苹果。

可汗认为,就反垄断而言,消费者福利框架根本不适用于线上平台,后者关注的更多的是增长,而不是利润,并且会借助其在某个领域的主导优势,通过偏袒或者掠夺性定价等方式击败其它领域的竞争对手。鉴于可汗目前已供职于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其已对此拒以置评。

如果苹果的做法的确像是垄断行为的话,那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该拿它怎么办?

根据华伦的提议,她建议禁止巨头公司在营运在线商业平台的同时,参与其中并在平台上销售其自身产品。

对苹果而言,华伦的这个提议,即意味着,要嘛把App Store从苹果剥离出来,成立独立的营运公司,要嘛就停止推出其自身开发的APP。

如果只能从中二选一的话,这可能会彻底改变我们熟知的苹果。

然而,华伦在民主党阵营中的影响力越来越小。特朗普政府司法部反垄断负责人马肯·德尔拉希姆(Makan Delrahim)手下的部门,也相对更有利于营商。在国会方面,恐怕也很难在短时间内就这方面的管控约束达成一致。而认为最终能够成功拆分这些巨头企业的反垄断专家,数量也微乎其微。

短期来看,一个相对更缓和并且现实的做法是,要求苹果开发iOS系统对APP的侧加载(这是谷歌在Android系统上的做法)。

除了可以侧加载的APP程式,另外就是其它的APP商店,这样一来就可以对开发者佣金的下降起到促进作用,或者至少能使用在iOS系统App Store中没有上架的APP了。

苹果很可能会针对第三方APP商店的风险问题小题大做,在搭载iOS系统的设备上运行非苹果官方认证的APP,「其背后的安全顾虑也非常重要」,EFF反垄断律师托尔兹称。

「不过,在这种说法的背后,也存在一定的家长主义元素。」托尔兹补充说,「理想状态下,消费者应该有权利去选择其喜欢的APP商店及APP的。」

倡导消费者权益保护机构Public Knowledge的高级顾问约翰·贝格迈耶(John Bergmayer)称,如果只是把侧加载作为第一步的话,也可以有很大的作用。

贝格迈耶称,它对目前关于公平竞争的顾虑能有一定的缓和作用,此举不会就此阻止苹果继续牢固控制其App Store,也不影响其研发推出新的APP和功能。

「我认为,我们也不应该太极端化,就认为他不能创新,不能改变,甚至任何事都无法做。」贝格迈耶说,「当日,也不能认为凡事都可以保持完全开放,不受任何限制。」

贝格迈耶建议称,对于苹果这样大型并且资源丰富的平台而言,我们应该期待他们能够推出一系列的安全措施,在保证一定程度的开放的同时,好好地保护使用者不遭受各种隐私安全威胁。

理想状态下,这方面的期待,也不应该仅仅侷限于苹果这一个平台。对此,Public Knowledge已经呼吁国会通过一项数字平台法案(Digital Platform Act),针对数字市场制定全新的法律法规。

苹果算不算是垄断企业? 第13张图片来源:9to5Mac

「混乱是阶梯」,无名之辈也能勇攀高峰

如今,大多数APP开发者可能都能意识到,如果要想进入iOS客户端,你就必须要接受苹果可能会窃取你的APP功能这个潜在代价。除此之外,还有平台上不菲的佣金,和各种变幻无常的使用条款及政策。

目前,我们似乎并没有看到APP市场方面的衰退迹象。根据App Annie 2月初发布的年度行动市场报告,iOS客户端APP的使用者消费情况,从2018年的500亿美元增至了2019年的580亿美元。

而据APP分析机构SensorTower的预估,iOS客户端APP的使用者消费情况,有望在2023年突破1000亿美元大关。

App Annie的市场洞察总监阿米尔·戈多拉提(Amir Ghodrati)称,APP开发者肯定对苹果和谷歌收取高达30%的佣金表示不满。

然而,考虑到iOS市场的规模及增长空间,不少开发者认为,相比于想方设法让使用者直接向他们付款,借助iOS平台实现其APP价值,即便支付30%的佣金也是值得的。

戈多拉提还提到,针对与苹果自家产品竞争的问题,可能就喜忧参半了。对于像Tile一样的单一工具类APP而言,如果苹果将其APP功能整合在iOS系统后,那他们的下载量肯定会被腰斩。然而,对于提供游戏和流应用程式等特定内容开发者而言,苹果通常都不是他们的对手。

一部分开发者,在面对苹果各项「刁难」和「压迫」的背景下,灵活应变,逆境求生,成功地抵挡住了苹果的各种花招。

2016年,美国科技媒体The Verge刊文报导了多款图像编辑APP开发商Pixite的挣扎,向读者展示出,这种商业模式的极度脆弱性。与此同时,这款APP的未来也生死未卜。

就在2月初,我透过邮件方式联系了Pixite,了解他们现在的经营状况。其联合创始人尤金·卡内科(Eugene Kaneko)热情地回复了我的邮件。

「我们已经调整了订阅服务的商业模式,目前使用者规模实现了翻倍增长,整体发展势头也比较好。另外,我们还将在几周之内透过App Store上架我们开发的第17款APP,我有信心这款APP肯定会广受好评。」卡内科写道。

对于APP发展热潮,我们并不会就此感到大惊小怪。毕竟,对大多数使用者而言,每天花在手机上的时间平均都接近4个小时。全球范围内,人们除睡眠以外的时间中,有超过五分之一的时间都在使用手机。

只要有手机,我们就可以尽享各种串流媒体和社群软体之中,还可以阅读新闻、玩游戏、艺术创作、管理智慧型家居设备、做生意等等。

去年六月,当新闻首次报导称,美国司法部和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将展开针对苹果和其它大型科技公司的反垄断调查。苹果首席执行长库克坚称,苹果「不是垄断企业」。

此外,针对从生态系统中剥离iOSAPP平台的提议,库克也提出了批评看法。他还提到,在许多有着长时间经营历史的实体商店中,比如沃尔玛商场,除了销售第三方货物以外,他们也同样在销售自家品牌产品。

但是到了年底的时候,库克似乎就开始在回避这个问题了。虽然他声称苹果不是垄断企业,但在某场采访中,他却不再对其正面回应。

「只要垄断不被滥用,那就不是坏事。」库克说,「对于这些受争议的公司而言,问题在于,他们存在滥用行为吗?这个问题,还是应该由管理机构来回答,我在这方面没有话语权。」

 

Whoscall 发表手机简讯防诈白皮书,这9类简讯收到要提防

Whoscall 近期发布疫情防诈白皮书,提到在武汉肺炎全球大流行后全球诈骗案提高三倍,其中恶意简讯更是爆量,提醒民众要特别注意。 Whoscall 发现,从 3/11 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武汉肺炎全球大流行之后,全球诈骗量跟着暴增,包含台湾、香港、日本、泰国、马来西亚、巴西,各地诈骗电话的回报数量,都飙涨了三倍以上。 这波诈骗瞄准人们对疫情感到恐慌的弱点,不但有大量的假讯息流出,看到民众恐慌购物也有不少关于购物的诈骗出现,不论是发出钓鱼简讯声称网购到货,或是诈骗电话、诈骗电子邮件等都时有所闻。此外由于居家隔离缘故,也有不少宅娱乐的诈骗行为出现,由于各国陆陆续续推出振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不代表本站保险网的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

好文推荐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1748
  • 页面总数:0
  • 分类总数:16
  • 标签总数:4130
  • 评论总数:445
  • 浏览总数:283011